○ 不定期更,慢。
 
○ 原創同人都玩。

○ 分店獨立經營。
 親友跪求別認,會害羞。

○ 歡迎勾搭喔

【幽靈與青年】手辦(悠x直哉)

※ 猝不及防一發腦洞

※ 然而這兩人好萌啊可以吃下三百碗狗糧

※ 請做好OOC以及劇情無邏輯的準備



「那個啊,悠。」

麻利地將模型零件從板上拆下,白石悠一抬頭,就看見坐在對面的田澤直哉正望著他手中動作瞧。他沒停下手,又從模型盒裡面揀了一塊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啊,不,那個……」

直哉稍微撇開視線,張口像是想要說什麼似的,過了一會卻又將嘴閉上,抓了抓頭,表情很是微妙。悠見對方這樣的反應,也暫停了手上的作業,直盯著直哉。又沉默一段時間,直哉才終於說了話。

「就是,悠,我有東西給你……」

沒來得及將句尾的音發清楚,直哉連忙起身走到房間角落的架子邊,拿了什麼東西回來。他將那東西輕輕地放在桌上,悠這才看清那是什麼,讓悠不由得愣了下。

那是一尊做工精緻的手辦。更精確來說,那是一尊以悠為造型的,做工精緻的手辦。

「今天是你生日吧?生日快樂。」

「這是……你做的?」

「嗯、啊,是啊,是我做的。」

直哉用指尖碰了碰手辦,嘴角咧開了點。

「之前我就在想,悠實在是長得很漂亮……你瞧,不是挺適合拿來做成手辦的嗎?我可是做了很久。像這邊衣服的細節,你看,我自己覺得做得還不錯……」

「田澤。」

「還有這邊,這個上色我當初一直做得不好,本來想說就將就一下吧,但是畢竟是要給你的——」

「田澤!」

「咦、是。」

直哉的話音嘎然而止。傾身上前,悠將手辦拿過來,端在手中仔細端詳。他的手指滑過了頭髮的弧度、衣服的皺摺、肌肉的紋理結構。過了好一段時間,他才將手辦放下。

「很厲害呢,田澤。你的手感覺比之前更巧了。」

「啊、啊,這樣嗎。」

「那是什麼表情啊。」

悠揚起眉毛。

「你該不會是怕我把它給丟掉吧?『果然這種東西作為禮物還是太奇怪了,感覺好噁心,讓人不舒服』,之類的事情,你在想著對吧?」

「我……!」

「我怎麼可能會那樣覺得。」

悠眨眨眼,笑了起來。

「謝謝你,我會好好珍惜的。」

將手辦放進帶來的包包期間,悠的動作非常輕柔,像是怕碰壞了手辦似的。見狀,直哉的表情才緩和下來。

「對了,我昨天看到一盒模型,比現在手上這盒要更大更豪華的樣子。下次買來一起組吧!」

直哉邊說,邊用手比了個長度,像是要強調很大的樣子。

「好是好,不過,錢……」

「哎就跟你說不必擔心這個,沒關係的!」

「每次都讓你花錢也是不太好。」

「不是一直跟你說我家很有錢?況且我看那也才幾個萬,沒什麼大不了的!」

「這樣……我知道了,你每次都這麼說。不愧是地主的兒子。」

悠嘆了口氣,就這樣接受了他的提議。正想著再開一個新話題時,直哉卻又接著說下去了。

「而且比起那些錢,更重要的是能和悠一起做模型。除了模型,我也買到了這些時間,不是嗎?」

「田、田澤!」

悠頓了一下,幾秒鐘後才繼續說下去。

「……是這樣沒錯。」

他看著直哉滿臉爽朗地繼續處理模型,突然又開口。

「話說回來,田澤你剛剛,是不是說我很漂亮?」

直哉手裡的動作突然停住了,悠理所當然沒有放過這個變化。他揚起嘴角,眼神變得興味盎然起來。

「而且我記得,你說過你喜歡長頭髮的人?」

「那是——」

直哉這時才抬起臉來對上悠的目光。悠舉起右手,手指纏繞起肩膀附近的頭髮,再放開。自他們認識分開再重聚以來,悠的頭髮長長許多,髮質又好,讓他活脫脫出落得像個美人似的,而且頭髮似乎還有愈生愈長的趨勢。

「喂直哉。」

看見對方如觸電似地撇開視線,卻又想望回來的樣子,悠真心覺得相當有趣。

「在我成為幽靈的期間,我有了一種能力,是可以讀到物品上刻著的記憶,這樣的能力。

「所以我才知道手辦的事情,以前那個女孩的事情。還有很多,關於你的事情。

「可是,即使到了最後,我跟你見到面了,要離開這間屋子的時候,我還是沒辦法讀到床那邊,到底發生了什麼。好像也不是紙箱的緣故。」

「那、那當然是因為我在床上的時候都在睡覺,什麼都沒發生的關係啊!」直哉理直氣壯。

悠緩緩站起身。他繞過桌子,拉起仍不明就理的直哉往床的方向走,然後輕輕一推,讓直哉跌在床上,自己再撩開衣服湊上去。

「所以我在想,」悠的動作語氣和表情,都像是在對待禮物的手辦那樣溫和,「我們就來製造一點和床有關的記憶也不壞,你覺得呢?」




我覺得挺好啊誰快來接著把車開下去!!
話說回來,這樣的CP怎麼稱呼……悠直?悠哉?
不管怎樣都好,這兩人真心好萌啊(大家一起來玩嘛
我一直覺得玩模型的都好帥呀(ヽ´ω`)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62 )
  1. 蓝色过敏症暮海蒼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!!!粮!!!粮!!!

© 暮海蒼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