○ 不定期更,慢。
 
○ 原創同人都玩。

○ 分店獨立經營。
 親友跪求別認,會害羞。

○ 歡迎勾搭喔

【舰队收藏】雨与月夜与妳(赤贺)03-04

◎上篇(00-02)请走http://cw513024.lofter.com/post/1d1aada9_7a58012

 

 

03

  没有外出的日子里,她们便连着几天待在镇守府,帮大家做做装备什么的,也是挺轻松自在。只是手不太灵巧的关系,常常机翼折了或是炮管没安好之类,白消耗了资材。

  「果然还是拉起弓来比较顺手呢……」

  赤城满脸苦恼,手上的动作稍稍停了下来。若是装备制作失败,便等于是浪费了补给原本能用的份,她自然不乐意。不过平时当赤城负起开发责任时,装备制作失败了的原因究竟是不是因为资源被偷偷吃掉,这点便不得而知。

  她们在小小的木造隔间内一人一个矮凳子并肩而坐。天花板上的吊扇颠簸地转着,空气里全是老旧的金属味道,彷佛连双手都要生锈那般浓重。

  「是啊。」加贺斜眼看向赤城,瞧她望着铝土不知该吃还是不该吃的样子,不禁思考要不要把自己手上的铝土让出去。

  「赤城小姐其实做得不错呢,没有不顺手这回事。」

  「真、真的吗?」赤城浅浅地笑了起来,估计是被称赞得过于突然,那笑容并不是非常协调,只是大抵有个平常的样子。加贺认真点头,视线又再度落回了自己的作品上。她用的是钢材略多的配方,自己对钢材接触得又不频繁,平时拉弓的双手对着那片薄金属片扳来扳去,用锤子敲敲打打,总弄不出个满意的形状。

  「像我就对这方面没有办法。」

  加贺探手进旁边的工具箱,想捞出合用的工具,却一个不慎被里头的尖角划到。她连忙吃痛抽开手,细查伤势。原本只是小伤,但似乎是抽手的动作太大,指腹上的口子也比想象长上一些,泛着刺刺麻麻的感觉。

  「加贺?」赤城吃了一惊,连忙将加贺的手抢过去瞧。

  「我没事……赤城小姐妳可以不需要那么激动。」比起割开的伤口,赤城的动作更令加贺感到不自在。她试图挣开手,「和出击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。这种伤口,连入渠都不需要。」

  「都流血了,虽然只是小伤也要好好保养。何况手指对拉弓的妳非常重要……」

  「赤城小姐,这不是血,是油。」

  「咦?」

  加贺轻轻脱开赤城的抓握,拿起桌上的布随意擦了擦。

  「……舰娘,是不会流血的。不需要着急。」

  从指尖渗出的液体没办法快速凝结,在布上染出了暗褐色的污渍。加贺抬起头的时候,赤城突然露出了微微受伤的表情,下个瞬间却又恢复成以往的样子。

  「确实如此。可是……」

  「不过妳说的对,的确会影响到战斗……不用担心,我等一下会去处理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加贺这时才有机会审视自己的划伤。将渗出来的血抹干之后,其实也就只是条细长的红痕,篆在刮撬起来的漆上。

  「没事的。」她偏过视线,重新回到正在制作的装备,「先把这个东西做完吧。」


  黄昏很快地来,却又很快走了。雨季的夕阳燃得特别旺盛,通红通红的,跌到水里却又立刻冒着烟熄了。灰黑的烟雾一袅袅上天,下的就是连日大雨。

  自北上和加贺提过海上事情的几天后,明明提督并没有正式说明,传闻就已经传遍了整座镇守府。过差不多一个礼拜,提督就把她和赤城一起叫到了办公室。

  作为舰队主力,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加贺心中隐隐有些疙瘩。她面上原本就鲜有表情,提督理所当然看不出来。和她们说明的内容也非常简略,大抵就是北上与她提及的内容。远征队伍已经回归,证实近海区域确实有古怪,但目前仍不确定是什么原因造成,会再派一些船舰去确认。

  「如果结果是敌方反应,届时可能就要麻烦妳们两位、以及其他第一舰队成员了。」

  处理公事时,提督总是压着帽沿,据他自己的说法是为了要避免眼神接触,情感的交流容易动摇到他的决策。

  「补给方面没有问题吗?」

  身为秘书舰,加贺对于业务表达了关心。

  「如果是一次出击的话,还在可以负担的范围。」提督从手边的公文堆中抽出了张废纸,振笔疾书,「到时候再给你公文,自己去找负责补给的家伙讲吧。」

  「……明白。」

  「赤城也是,对于预计的作战有任何疑问吗?」

  「是的,并没有问题。」

  「没有的话就这样吧,妳们可以离开了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直到两人离开,提督都没有将头抬起来。加贺在赤城后头退出房间,轻轻拢上檀木门。赤城正靠着走道的玻璃窗子。天气微寒,又是晚上,又是阴雨。透明的玻璃像冰片一样泛水,起着白雾。

  她们一齐离开。原本是要直接回房,赤城却说想再逛逛,便一起到了屋外的檐下。

  「……提督到底在想什么?」身边是最为亲近的僚舰,类似这样的小牢骚,加贺也就直接出了声,「作战之类的细节,为何还需要对我们有所保留?」

  「一航战有一航战的骄傲,提督也自有自的坚持。」赤城倒是摆得一脸温顺、一脸理所当然。更前段日子──大约是她们刚来到镇守府时,提督曾提点过赤城,说她太过骄傲。只是言者无心的叮咛,听者反留些份量谨记着了。

  「赤城小姐、很信任提督呢。」加贺的语气平静如常,她侧眼看向赤城。

  「毕竟身为舰娘,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啊。况且提督不也是个不错的人吗?」

  赤城眨眼,也跟着望了过来。僵持许久,加贺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
  「赤城小姐妳……喜欢提督吗?」

  「嗯?喜欢啊。」一瞬间,赤城的表情朦胧了起来,「船舰可不能不喜欢自己的提督呢。」

  「不,我说的并不是那样……赤城小姐。」加贺极轻地摇头。她原先想再问,不知怎地,却又什么都说不出了。

  「……加贺。」赤城突然离开了板凳,回身向着她,「去水边看看,可以吗?」

  加贺没说话,跟着站起了身,两人便一起走到港边。没有遮蔽的关系,倾注而下的雨几乎淋湿了她们全身,但毕竟是舰船,对水习惯,并不构成大碍。

  赤城的长发湿漉漉的,结成一绺一绺垂在耳旁。她伸脚去勾动海面,脚掌探进阵阵涟漪。加贺只是盯着她瞧。

  「未经许可下水,会被责骂的。」想了想,她又补上一句,「说不定连补给量都会被缩减。」

  「加贺总是守规矩。不觉得该有偶一为之的浪漫吗?」出乎意料,赤城并没有露出特别惊慌的神情,「如果补给量缩减,那就把妳的份分给我一点吧。」

  「不,关于这个……」

  「开玩笑的。」

  「我们回去吧,加贺。」

  才刚到港边没多久,就这样毫无收获的离开,加贺不是很理解赤城的想法。尽管如此她还是顺从地跟着了。湿掉的浏海黏在她额前,滴下的水渗进眼里的时候,加贺抬手将其抹掉,新的水滴却又再次流了下来。

  「赤城小姐,」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淋雨?加贺想问,吃进的雨水却让她无法开口。赤城走在前方的身姿如同身为旗舰每一次作战,高傲而直挺的背影。确切点说,赤城总是这样子的,加贺没有看过其它。

 

 

04


  她们一起到了澡堂。或许有些不好意思,赤城自己先回到房间去,备了两人的衣服。

  大家差不多睡了。深夜的澡堂没有任何人。赤城来之前,加贺自己先搓了澡,在浴池注热水。和冰冷的海水和雨不同,碰触到水的暖意是从心头泛出来的,并非从皮肤刺进去。

  加贺滑进浴池时,澡堂的门也在同时间开了。赤城捧着两套迭得整整齐齐的浴衣走进来。

  「衣服我就放在这里了。」赤城将浴衣随手放在一旁,解起了胸甲,「这么快就进浴池了,本来还想妳帮我搓背呢。」

  「是吗?有需要的话……」

  「没关系的。」看见加贺正要从水里站起来的动作,赤城连忙婉拒。眼看就要开始搓澡,这事也不必再谈。加贺连忙将视线收回来。

  但说实在,烟雾缭绕,她最多也只瞧得见一团肤色的影。

  加贺从澡池里掬起一瓢水,那水澄澄澈澈,没有海盐的黏腻感,倒也有些不适应。她突然看见几天前割伤的痕迹,尽管没有入渠,却已经几乎复原了,最后大约连疤都不会留下。

  赤城没有开口,加贺自然也没有搭话的机会,何况在一片泼水声中她也听不清什么。夹带着泡沫的水流冲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自己似乎也跟赤城一起洗过澡。也许是某次出击后,当时镇守府的船舰仍不多,入渠澡堂很快便能排到。

  「刚刚来时耽误了些时间,在外头碰见了几艘驱除舰和轻巡。没等很久吧?」

  加贺回过神才发现赤城不知何时已经蹲在她身侧,头顶毛巾包得有些松散。毕竟洗澡,身上却是没有布料。她脸一红,连忙把目光别开了,匆匆摇头。

  随着赤城滑下浴池,扰动的水波也揽到加贺四周,有些灼人的热度却令她感到意外放松。

  她这才有心思开口:「这么晚了,她们仍不睡?」

  「在聊天呢,毕竟明天也不用出击。」

  「交谊厅吗?」经过的路程中,最适合聚着的大概也只有那里了。

  「是啊。」

  「……说起来,那里的书柜里,总是摆着她们的书。」加贺想起之前和北上的对话。

  「嗯?那些爱情小说?」

  没想到赤城也会注意这事。加贺点点头,迟疑后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  「……赤城小姐也看那些?」

  赤城倒是直接否认。「不,是之前那些孩子和我说过的。」

  这么说来,赤城之前的确有段时间和她们聊过一阵。加贺发现是自己误会了,有些尴尬。赤城也看得出她的想法,抿嘴微笑起来,估计是想自己对食谱还比较有兴趣。

  「不过偶尔听孩子们讲那些事情,也挺新鲜的。」

  「我倒是不懂那些心思……」加贺说。浴池的热气浮上来,把她的表情也抹糊了,「作为舰船,即使拥有了人形,距离那些人类的感情,也还是太远了。」

  听见这话,赤城也没显出什么不认同的样子,「是吗。」

  她眨眨眼,突然笑了起来。

  「这种时候应该要有茶和点心呢。」她做了个吃东西的动作,「月见团子什么的,水羊羹也不错。」

  话题跳得太快,加贺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接下去,过了会才支支吾吾地回答。

  「通常应该会喝酒的。」她顿了顿,「不过因为是晚上……赏月,我也比较喜欢甜食,所以照赤城小姐说的那样。」

  「真的?之前我看到团子有做成兔子模样的,很可爱呢!下次买来一起吃?」

  「兔子模样的,比较适合驱除舰吧?虽然我也不排斥……」

  「那也可以顺便买给驱除舰们,她们最近的表现也愈来愈好。」赤城瞇起眼睛,「和提督说说吧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手指浸水浸了许久,也差不多起皱纹。加贺不大喜欢这种感觉,就先行离开浴池,走到外面去吹头发。赤城过不久也跟上来的时候,加贺差不多弄好了,在旁边用木梳子梳开头发,没有绑起来。

  「加贺。」赤城招呼她过去,将吹风机递给她,「既然不能擦背,就帮我吹头吧。」

  「……好。」

  将吹风机的开关按开后,徐徐热风便吹了出来。加贺一手提着手柄,另一手撩起赤城头发,轻柔地拨。

  「之前受的伤怎么样了?」赤城的视线飘了过来,语气倒像是随口的。

  「已经差不多好了……就说没问题的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赤城点头的动作在加贺手底下感觉特别明显。比起她,赤城的头发要更长一些,却几乎没看她扎起来过。每次用吹风机吹,弄干之后细细柔柔的,稍微一扬就是扑鼻的皂香。

  「赤城小姐。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赤城小姐妳,得到人形之后,觉得怎么样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

  赤城并没有对突如其来的问题迟疑太久。

  「挺不错的,」她眨了眨眼,「身为人形也是很新鲜的体验……像是可以吃的东西就变多了,很棒呢。」

  「我不是指那个,而是——」

  「加贺妳又觉得如何?」

  「我?」面对闪躲问题的赤城,加贺没什么办法,于是思考了下,最终却还是摇摇头。

  「我不知道……」

  吹风机的噪音几乎要将她的话声盖过去。她长吁一口气,将吹风机关了起来,挂在旁边墙上。

  「对我来说……我不清楚。诚然作为人形感觉到的事物更多也更丰富。可是这样子,」

  她低下头,接收赤城坐着转过来的视线。

  「这样子,真的就与人类一样了吗?我们……毕竟是战争所使用的武器。为了战争而生,这样的我们,即使拥有人形,又能察觉一样的事情吗?说不定我们感受到的、拥有的……并不是那样……」

  她的话音渐消,蒸腾在空气里。见状赤城沉吟了会,像是在斟酌语句,旋即握住加贺的手。

  「——或许是这样吧,但,」她由下而上的仰角偏了偏,加贺看见她的眼睫毛,细细长长,末端沾着光在闪动。

  「如果是这样,那也没关系。」

  「我觉得加贺妳,非常像人类喔。」

  「赤城小姐……?」

  「妳只是还没感觉到吧。」

  她们离开澡堂的当儿,雨非但没有停,甚至还愈下愈大了。她们俩走在木走廊上,加贺望向天空,即使是深夜,也能看见云层灰蒙蒙的,像是吃掉了原本该有的星星和月亮。

  她跟在赤城后面,一抬眼就能看见她的背影。

  「雨吗?这个季节,实在不怎么喜欢……」

  她轻轻缓缓地叹气,话语几乎要淹没在脚步声和廊外的雨声里,没了踪迹。



  几天后,提督的命令便发了下来。在天刚蒙蒙亮的清晨,她们就着雨出航了。



  第一舰队除了她们俩之外仍有别人。加贺作为旗舰航在队伍最前头,海风混杂着微雨,令她必须低下头用手遮挡。

  「晚一点风雨似乎会更大呢。」后面有人说。

  「嘛、也好久没看见晴天了。」是北上的声音。身为镇守府里练度最高的雷巡,她也是第一舰队的成员,「雨季哪时候才会结束呢……」

  「再等等吧。」加贺听出来了,那是赤城的声音。

  「如果下雨的话,也没有办法。大家加油吧。」

  加贺忍住向后瞟的欲望,垂头看往脚底。海面一点一点地泛着涟漪,彷佛整片海都在晃荡。

  「这么说也是没错啦──话说回来,目的地是在哪里啊?还有多久会到?」北上慵懒的话音传了过来。

  「……大约再半个多小时。」加贺背出提督告知的信息和报告上的内容,稍微估量了时间,「目标位在北北西方,从这里直直航行便是。」

  她比出方向,稍微顿了下。

  「但由于不知道战斗会持续多久……还是得做好晚上甚至明日才能返航的准备。」

  「了解。反正补给都做好了嘛,没问题。」

  「嗯。」加贺点头,「不过,还是小心为上。」

  但毫无流逝感的状态下,原先预估的时间也变得没有意义。照理来说中午的太阳是会爬到上方的,只是雨时的天,别说是太阳了,连光都看不到。

  她们航行了一段时间,加贺渐渐感到古怪。前进的方向若是没错的,照理来说,应该早就要到目的地才对。

  加贺暗自思忖着,还没说话,赤城就先出声唤她了 。

  「加贺,我们还没到吗?」

  她回过头,看向第一舰队的成员们。由于她的停下,其他人也都止住了步伐。

  「……提督指示的方向应该是这里没错。」虽是这么说,加贺心里也有些没底。

  「不过再这样下去,燃料也会耗尽。」这样下去,这次出击的意义就跟远征没有区别了,「首先我们先停下来──」

  「加贺,后面!」

  加贺急急闪身,正巧躲过了从后射来的炮弹。她们匆匆散开阵型,逃离被炸开的海面。加贺的手直觉往后抓,抽出了背在背上的箭矢。飞溅的水珠掠过她眼前,和直落而下的雨一起,几乎要让人望不清视线。

  天色突然暗下来,乌云变得更加浓重漆黑。原本还是平静的海面猛地翻起了波涛汹涌。一道大浪打来,接着又一个,震得加贺差点站不住脚。匆忙间,她看见一抹银光破空而来──阵型在浪中溃散时,加贺认清了,那是赤城射来的箭。

  海面在摇晃,整片天空、整个世界都在摇晃。一道比一道高的浪逐渐吞没了视野,原本应该在阵型里的船舰,雷巡战舰轻巡,还有红色的空母,也全都被淹没在愈发急促的倾盆大雨里。

 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,加贺才终于在灰黑翻腾中,发现了像光一样的、突兀的银白色身影。彷佛收归了所有的宁静般,四周一派平稳祥和。

  深海栖姬。




TBC

 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0 )

© 暮海蒼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