○ 不定期更,慢。
 
○ 原創同人都玩。

○ 分店獨立經營。
 親友跪求別認,會害羞。

○ 歡迎勾搭喔

【刀劍亂舞】小隨筆(石青)

        石切丸剛結束深夜祈禱回房,剛走到走廊一頭,就看見笑面青江獨坐在他廊下,身旁一盞瓷壺。夜半蟬鳴聒噪,碎散在半空,青江卻置若罔聞,逕自舉杯而飲。就連大太刀磕在木地板上的腳步聲來到他跟前,他也彷彿沒有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喔呀喔呀,真是稀客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切丸打了招呼。瞧青江一時半刻仍沒有要離開的意思,便跟著坐了下來。青江手裡攥著杯,見石切丸,卻只是瞟了一眼,就將目光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神劍大人今日也是相當忙碌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與其說是慰問,那話裡嘲諷的意思恐怕還多一些。石切丸仍舊是同樣的笑容,溫潤平和,連眉眼也沒抬半下。他和青江平生素昧,偶然在這本丸裡碰著了,便當對方是同麾下的夥伴。稍微認識之後,發現對方竟也是有靈力的刀,共通話題自然也多起來。石切丸開始仍不在意,哪知青江曉得他是神劍後,不知怎地,硬是針對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審神者曾與他談及青江的狀況,說是明明斬了妖,卻無法成為神劍,心裡自然有點不平衡,還請他多擔待些。而明明本丸內被奉為神劍的不止一把,為何偏偏咬中了石切丸?這點石切丸曾思考過,至今卻還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已經深夜了,仍不睡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在喝酒賞月呢。難得澄明的月夜,神劍大人不也來一杯?」

        他作勢斟酒,卻被石切丸一擺手阻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了……明日還要出陣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無聊……有些事情,是喝了酒後做起來更有趣的,不嘗試一下?」

        青江說的,自然是平時一口一個的黃段子了。只是石切丸依舊不為所動,見狀青江只得自討沒趣,將酒杯放下。「倒是你怎麼不回房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看見青江你在房門口,便過來瞧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就對我這麼有興趣……」明明才碰一鼻子灰,青江面上輕浮的笑容,倒是從未消失過,「既然如此,順便給你看看別的吧,加倍福利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青江的語氣雖說像是要脫了衣服,但石切丸原本對這方面就鈍,自然是沒聽出這層含意,視線直接跟著青江的手勢望了過去,停駐在空無一人的庭院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是個榆木腦袋。沒看見那兒站著的母親和懷中的孩子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有鑑於青江的語氣十分正經,石切丸又再定神細看。可無論是哪個角落,都沒有青江所說的母親和孩子。夏夜綠草如茵,草上的露珠濃得像酒,石切丸差點以為青江是飲了夜晚的露水,因而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過了半晌他才醒覺過來,「你是指當年被你斬了的妖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正是呢。不過你看不見,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那已經是許久許久以前,當他們仍在創造歷史的事了。石切丸知道青江在意,只是沒料到會在意至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要我替你除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跟著我這麼長時間,都已經要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啦。除了倒也有點怪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那為什麼又在我房門口坐著呢?青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嘛、在神劍房門前待著,總覺得……特別安心不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切丸眨眨眼。原本正要開口說那有需要的話,隨時可以喚我協助,青江卻在此時遞了杯酒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都陪著聊這麼久了,不跟著來一杯,不是太沒意思了嗎?石切丸。」

        石切丸不好推辭,便接了下來。剛把酒杯湊到唇邊要喝,他卻發現那杯底是空的,只漫著燒製的裂紋,連一滴酒或者酒漬都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頭,正好看見青江把手指伸進壺裡一抹,拿出來,指腹仍是乾的。兩人眼神對上。笑面青江把酒壺放下,傾著身子拿走石切丸手裡的酒器,用平時的笑容舉杯,對唇將月光一飲而盡。



//

最近跌石青沼……覺得個性如此反差卻又在某方面不謀而合的兩人實在太好吃!

雖然是隨筆,但還是想寫出底下的感情流動,不知道有沒有辦到呢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2 )

© 暮海蒼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